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焦点图片

沙雅法院:法庭设到家门口 审案普法两相宜

发布时间:2018-10-29 12:43:43



(法制日报、新疆法制报记者在托依堡法庭采访)


(法制日报、新疆法制报记者在红旗法庭采访)


(法官图尔贡艾合买提正在红旗法庭调解一起离婚纠纷)

 

101712时,在距离县城7.3公里的新疆沙雅县人民法院托依堡人民法庭,依某和阿某因买卖合同纠纷对簿公堂,在法官的耐心调解下,两人达成和解协议。节约司法资源、减轻群众诉累,把纠纷解决在家门口,这是托依堡法庭的职责,也是沙雅县人民法院设立派出法庭的初衷。

“去年3月,阿某买了我的车,付了3万元钱,剩下的钱一直没给,拖了一年多,没想到来法庭一上午就解决了!”依某连连称赞。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托依堡法庭只有一名法官和一名书记员,但它承担着托依堡勒迪镇和盖孜库木乡所有民事案件的审理和申请执行工作。调解、审判、执行,两人磨破嘴、跑细腿、操碎了心。

 “这是今天上午我们调解的第二起案子,下午还有两起案子。”托依堡法庭庭长热依木·吾斯曼介绍,今年以来,该法庭已受理210多起案件,大多为买卖合同纠纷。案子虽小,但对老百姓来说可是“天大的事”,因此在审理中必须“一万个小心”。

当日16时,沙雅县人民法院红旗人民法庭内,法官图尔贡·艾合买提正在调解忙某某和丈夫托某某的离婚官司。

“你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感情基础牢固,要多想想对方的好。”图尔贡话音刚落,忙某某就哭诉起来:“他动不动就打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图尔贡认为是时候让夫妻俩冷静一下。

“马上中午了,调解先到这里,你们到门口吃个饭,下午继续开庭!”“吃饭冷静法”是红旗法庭办理离婚诉讼案件的“秘笈”,当事人双方情绪激动时,图尔贡往往会建议他们到法庭对面的巴扎上吃顿饭、逛会儿街,一两个小时之后,很多夫妻便吵不起来了 。

不过,这法子当日没有奏效。忙某某坚持要与托某某离婚,两人结婚30年来一直磕磕绊绊,已分居两年。

“我是铁了心要跟他离婚。”忙某某在法庭上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家里有一套房子、15亩地,她都不要,只要托某某给她3万元现金。

托某某同意离婚,却不愿给钱。

“房子和地都是你们的共同财产,如果不能和解,走审判程序,你要掏的可不止3万元!”图尔贡给托某某算账,让其好好考虑。

“我有信心成功调解这个案子。”图尔贡说,自20167月来到红旗法庭,他和书记员阿迪力江·吐尔孙便立下“规矩”:不能结案了事,而要案结事了。今年以来,该法庭调解率为99%

“宁愿法官多跑腿,不让群众多跑路。”沙雅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包金星表示,该院于1956年设立这两个派出法庭,基层群众在家门口就能打官司。

除了审理简单的民事案件,派出法庭还承担着巡回法庭、普法宣传的职责。

今年9月底,热依木·吾斯曼和书记员带着国徽、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来到托依堡镇排孜瓦提村,就沙雅县某摩托车行起诉的6起买卖合同纠纷进行集中审理。这6起案件均为村民购买摩托车后,长期拖欠尾款不付。经法官现场调解,1名被告当场支付了部分欠款,其余5名被告均保证在约定时间内还清欠款。

庭审结束后,热依木以案释法,向旁听村民讲诚信美德,讲“老赖”的下场,受到村民一致好评。

今年以来,红旗法庭的法官和书记员先后6次送法进村。

红旗镇古再勒村部分村民分家后,子女对老人不管不问。图尔贡把村民们请到村委会,为他们讲解《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告知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要弘扬养老助老的美德。1019日,图尔贡和阿迪力江带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宣传单前往红旗镇包尔海村,在田间地头为该村300余名外来拾花工上了“打工第一课”。

责任编辑:包金星 鲁雪琴 编辑:翟振安    

文章出处:原创    

关闭窗口